• <nav id="000i6"></nav>
  • <menu id="000i6"></menu>
    <nav id="000i6"><nav id="000i6"></nav></nav>
                      文章類
                      文章信息
    當前位置:  砸磚廳  >>  文章類
    單一的城市化導向疑是社會折騰的百弊之源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訪問量:3950        作者:冷林熙        發布:冷林熙        首發時間:2013-7-17 8:54:53
    編語:

    (這是本人三年前寫給最高領導的舊作。因文章發出后,片面的大城市化有所收斂,而未公開發表。然,近期城市只重外延發展的弊端連連凸顯。說明社會發展重大輕小的傾向并未引起握權者們的充分重視。有的甚至仍是我行我素,片面追求大城市化,“國際化大都市”的幻夢照做不誤。舊作重發,不當、不妥之處敬請賜教!)

    -----------------冷林熙-----------


    單一的城市化導向疑是社會折騰的百弊之源

    一、“城市化”真是世界之通行模式嗎?

    唯其中國更該首當說“不”!


             相當一段時期以來,人們對“城市化”導向的口號。總有一種缺乏科學思維和冷靜、適度的解讀傾向。似乎一提發展就都得像發達國家一樣,不必限制城市容量和規模型房地產開發,一味地外延式城市建設等等。

           然而,中國的國情和包括西方發達國家也難逃其咎的社會折騰卻反復提醒我們,單一的“城市化”并非社會發展普遍通行的理想之路。更不是有著特殊國情的中國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和唯一途徑。同世界經濟接軌,不等于一切都要照樣去走西方國家的老路。“戰略轉移”,基本方面應是讓更多的農業人口向別的產業轉移,亦包括農業產業的就地、就近轉型。而并非只是一味導引、鼓勵讓農村人口,甚至鄉鎮,中、小城鎮人口,不論是否創業、從業之需,都向城市,乃至早已人、車暴滿為患,百弊叢生的大城市、特大城市無休無止地任其遷轉。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一部分農村剩余勞動力確需向城市轉移,(值得警惕的是,如今的外出農工,大多并非剩余勞力。而是棄土拋荒,離鄉外出----)。但對人口特多,地域面與差異性都尤其大的中國來說,也許再過一百年,都既不必要,也不可能達到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口住進城市那種所謂“化”的程度。何況,農村勞動力的轉移,其主要流向應當是中、小城鎮,特別是數以萬計而本應擺在建設發展頭等地位的小城鎮。由于其勞動密集型規模式發展的空間與人口接納潛力巨大,對于加速改變最廣大的農村落后面貌作用顯著,較少風險與家庭、社會震蕩。阻障負面因素小,可以極大地方便于農民在“希望的田野上”實現就地轉移、創新。這豈不就大大消減城市、鄉村都不斷發生的千宗萬端反復折騰的困擾、麻煩嗎?

           如果說發達國家在走過單一“城市化”之路上,并沒有像我們,一開始就遇到這么多麻煩和困惑的話,他們的所幸之處,或是因為人口少,或是由于國度小。比如日本、英國、新加坡等等,縱使傾國之眾全部擠進少數幾個城市,都既不擔心城里水泄不通,也不會使鄉村成為人跡罕至之地。因為即便走遍城、鄉角落,還不及中國農民工去到沿海城市打工,或人們要去開發西北的單程距離。而美國、加拿大和西歐各大富之國,則又由于人口少于中國數倍甚至十數倍,也不會因一搞“城市化”就使社會矛盾馬上凸顯出來。然而,因果之律,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或是早已有報,卻不知其源于斯。連東方社會主義大國都在原樣跟學,誰還不去一條獨路走到底呢。哪想得到,越來越頻繁發生的金融危機和危機消減的相對困難,也許正與自己國家高度“城市化”所趨使的人生觀、價值觀、發展觀不無關聯。

           發達國家,尚且最終難逃厄運,何況大而弱的中國。我們的國情正好與西方國家相反。一是人口多,城市擠不下,硬擠進去,很快就會被就業、住房等許多矛盾反彈出來。二是幅員廣,農村人口大轉移,人走地荒,乃至無邊無際,渺無人煙之地都會出現。三是人均耕地少,城市不敢放手擴,農村不敢多丟荒。極有限的土地承載不起十幾億人口對農產品之需求。這“三礙兩難”使我們絕不能人云亦云,步西方之后塵。若要勉強走的話,只怕還不等走到“化”的半途之上,就會頭撞南墻掉回頭了。試想想,十幾億之眾(還不算越來越多的外國朋友之進入),一成不變地效學西方“自由化”式地放任,甚至鼓動“人往利邊行,高處走”誰不想擠進最優、最棒的大城市。有“城市化”口號導向,再加上各種并非中央的鼓勵措施推波助瀾,眾皆加快“進城”,要讓一個近千萬平方公里的國家,占80%以上的人口,擠住在僅占2-3%的空間里,這該是多么可怕和悲哀的事情。如此“化”將下去,整個社會不出大事、禍事,甚至亂子,不出干不完的冤枉事,折騰事才怪。

           在不講任何差異性的“城市化”導向驅使下,幾乎所有的城市政府都各顯神通,頻出奇招,引誘人口進城。以維持靠房地產搏弈支撐的財政高增長。這就不僅造成經濟的虛榮,為折騰和危機埋下了第一條禍根。而且勢必有一天不僅西北等廣大山鄉邊區會出現更多更大的荒野、荒漠,就連內地也會漸漸出現鄉村頻臨淪陷,不見人家的嚴重后果。這又是一大隱患。有見法制報上,一記者今年初,回到久別的老家過年。一路山光水色,神清氣爽。又見鄉親們住房,一色換新,心中甚是高興,暗贊好政策給鄉親帶來了好日子。可當一走進鄉親家中,卻讓記者一下子目瞪口呆,好不驚訝。家家戶戶屋內空空,一件像樣的東西都沒有。一問才知,家鄉青壯年全在外地城里打工。當地入室盜搶盛行,黑惡勢力肆無忌憚。而設于場鎮的派出所路遠人少,報案也難破。留守的全是老弱,婦幼,無力組織自衛安保,只得忍氣吞聲。似這樣下去,誰還愿在此繼續安家。像這類存在各種潛在危機的地方不是少數。

           很顯然,片面城市化傾向同國家努力縮小地區差別、城鄉差別的舉措也是矛盾的。試問,既然廣大鄉村人口都將“城市化”,那么,還用得著實施中央特別提出的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嗎?而城市都大多集中在中國東中南部,尤其是東部沿海,那還要“西部大開發”干什么?難道真要讓中央這兩大戰略性舉措再成一句空話,一股云煙,一風吹過?真要等到哪一天,幾億農民工不得不重返鄉村去復墾早已拋荒的大量沃土良田,或讓城鄉民眾砸毀城郭樓地再事種養,以維持生存之時,才反思以往,回頭再來不成?不過,那時的危機(包括戰爭)之下,最慘烈的恐怕就不再是人口少或地域小的發達國家了。


    二、不敢說都是此一口號惹的禍

    但千宗萬件幾乎都與之不無關連


          胡總書記在即將開啟中國改革開放又一個新進程序幕的重要時刻,提醒我們注意要“不折騰”。只有把引發折騰和可能引起更多折騰的根源和因素,找準,找透,才能有效地避免少折騰、甚至不折騰。否則,折騰一過,好了瘡疤忘了痛,再又重走老路、歧路,舊病復發,想糾、想治難度更大,代價也更慘重。

           一些同志,甚至大名鼎鼎的專家學者,提口號、定導向,不管其內涵、外延之其然,總喜歡講這“化”,那“化”,“化”語不休。“化”者,性質之變也。泱泱世界,情況千差萬別,豈能只向城市一條獨道發展變化。“城市化”口號講起來倒是簡單扼要,不費心力。然而,也許正因其順當響亮,極具誘惑,更易讓人們忘記主次從屬,輕重緩急,直至最終釀成可能讓幾億、十幾億、幾十億人既難咽吞又難吐出的巨大苦果。

          且不說買房難,上學難,看病難,就業難這些早已凸顯的大頑癥。恐怕還要加上進出城都難,官也難,民亦難,農民工討要工資,回家過年難上加難。也不說鐵路運輸,城市交通、用水、用電、用氣、用油、用地,城市街、路、園、場、景等基礎設施人均生計成本高昂無底,矛盾重重,排污治污,社會治安問題日趨加劇,盜搶騙,吸販毒,嫖...娼賣...淫,黑.S.H團伙等犯罪活動難打難治。亂圍、亂占耕地,重復建設,超標建設,負債、赤字建設,無效無功用建設,“城市化”建設中的資源流失浪費,足可以支付上億農民不必疲于奔命打工,就在家鄉建設新農村的勞動補償。干部思想工作作風差,好大喜功,建國際化都市浪潮高漲不止,熱衷于在城市里干輕松顯眼的政績工程,形象工程,而不愿深入基層,深入“三農”,深入實際,甚至腐化墮落。城、鄉差距,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等等問題不斷發生。就連孝老、教子,夫妻相守這些家常小事,也都因為矛盾驟增而愈加成了影響安定和諧,倫理道理,社會風尚的大問題,大麻煩,以致隨時可見令人觸目驚心,憂心如焚的事現于眼前身邊。諸如越來越多的城鄉空巢老人無人照料,苦不堪言,僅管在眾多學者仁人的紛紛呼吁之下,幾乎人人都知道“百善孝為先”。然而,又有多少人真正給予了滿足老人們最急需的生活關照和體貼入微的心理慰籍呢。步入21世紀的文明時代,“孝老”竟到了醞釀立法的地步,連“回家看看”這樣的舉手之勞,也需要歌唱家們千呼萬喚。難道真有那么多人不懂、不愿盡孝道么?君不見,由于城市無休止地澎漲,青壯年上班族,日夜奔忙于擠車趕路,要“常回家看看”父母都想得到做不到,更何況遠在千萬.里之外的廣大農民工們,哪能讓父母享受往日的天倫之樂,膝下之歡。素稱廣闊天地的農村,不少地方盡皆老、弱、病、殘,建設新農村,力不從心。村社干部難當更難選,良田沃土或拋荒或亂占較為常見。“希望的田野”只在歌聲中,早已成過去。由于城市化綜合癥的影響、感染,先前出現的“官寡婦”、“款寡婦”(守空房)似乎已令人咂舌不已,而日趨龐大的農村“窮寡婦”隊伍的隱患,城鄉艾滋病、性病加速傳播,無數家庭的破裂,無辜兒童的悲情哀怨,則是更值得人皆堪憂的大問題。而對家庭、社會矛盾突出,離婚率直線上升,婚姻、戀愛、性關系等問題犯罪之不穩定因素大大增加的情形。有人還以日本戰后所謂“犧牲一代婦女”換來經濟復興為由,說是這些與片面“城市化”趨向不無關連的現象并不為怪,“可以順其自然”。其實,這哪里僅僅是婦女們的犧牲和痛苦。老人,兒童,全社會成員,直至子孫后代不都通通在受害之列,犧牲之列嗎?!

            學習貫徹科學發展觀,讓人們充分懂得,以犧牲環境而換取經濟發展的事絕不能做。而一浪高過一浪的城市大化的風潮對資源會生態的嚴重破壞早已有目共睹而令人痛心疾首。何況,所謂“環境”還不僅僅指的是自然生態環境嗎?!中國傳統孝悌觀,把盡孝擺在百先之位。把高于萬般的“讀書”大事也放在了“孝之余力”才做之列。那么,連盡孝,連對家庭、社會和諧穩定,倫理道德風尚都難以維持,甚至以犧牲民族的核心價值觀和傳統美德,乃至人們的長久安定、康樂,去換取一時之所謂“無數麗都美城,高樓豪廈林立”的高速發展,泡沫繁榮又有何用!作為禮義之邦,文明古國,最有全球性魅力的無疑只能是最民族,最中國的東西。看城市的宏大、氣派,也許更多的人并不需要到中國來。何況中國要辦的遠比建設城市緊要得多的事還有許多許多。尤其在占95%以上的廣大農村天地。更何況,廣大農村人均生計投入成本比城市不知要低多少倍。

           中國革命戰爭的星星之火始于農村根據地,然而三十年浴血奮斗之后,還加二十年建設,總共半個世紀過去,最窮、最落后的卻是最早、最多作出犧牲的革命老區。也是源于農村的中國改革,三十年風風雨雨之后,國家富裕了許多,城市出了數不清的大富大款,但是,至今經濟貧乏,尤其是文化、教育、社會保障、醫藥、衛生等最落后的仍然是農村。三十年來,特別是近幾年來,一般鄉村里,大中專、甚至研究生也出現不少,有的一個鄉一年就可畢業數十人。但由于“城市化”觀念直接間接的影響,幾乎無人回到家鄉,一是大多不愿,二是因歷來建設重城輕鄉,就近、就地也難有用武之地。農村人才、甚至勞力也奇缺,而城市中人才浪費驚天赫地,不少青壯年因深受“城市化、享樂型”人生觀影響,寧在城市游蕩,甚至參與賭博、傳...銷、票販、人販、詐騙、不法中介等活動也不干不理想的工作,更不愿到落后的山鄉農村。

          試想,如若繼續照樣“化”下去,中國農村的落后面貌,“三農”問題的根本解決不知還要等到哪個世紀。誰的祖宗不是農人?只求貪圖輕松享受而不把最廣大農民的事情做好,上對得起祖宗,下對得起子孫嗎?

    值得提醒的是,“城市化”口號咋聽起來,初干起來,似乎對城市民眾和一度想進城市的人很有利,很合意。事實上,在大多不顧客觀條件和發展目標而只重規模式、速度型發展而輕素質型建設的城市發展中,最終使得廣大市民得到的并非是輕松、舒適、幸福、安康;相反,卻往往是日益加劇且難以排解的困擾、煩勞和厭倦。因之,此一套向的后果,似乎弄的城市百病叢生,農村則危機四伏。


    三、廢止“城市化”及其相應的口號提法

    代之“始終以小城鎮和新農村建設為重點”


           綜上所述,由于“城市化”口號易產生不分主次從屬,輕重緩急和地域差異的誤導,把復雜而重大,關乎國家乃至世界命運前途方向的經濟社會發展問題簡單化、片面化。實在不能讓它再繼續沿用下去了。如果說它客觀上在城市建設特定時段,特定范圍的速度型、規模式發展方面起過一些作用的話,那么它在整個社會的村、鎮、城建設,尤其是素質型發展建設,及其社會環境效應方面所產生的負面因素則更加不容忽視,不可輕諒。近幾年來,相當多的小城鎮建設處于停滯狀態,新農村建設更是只見口號不見人,這不正是“單一城市化傾向的負作用所影響的嗎?”

           不過,不提“城市化”,并不等于不搞城市發展建設,也不是不再注重大城市和特大城市的建設,相反,而是要讓城鄉,包括各類城市、村鎮都搞得更好。而大城市的建設主要方向是,內在的精細管理和素質提升。而并非外延擴張。有的則應給予必要的規模限制。即便中小城市,尤其新城建設,也應提倡城中村,村中城,鬧市之間有果園、菜地,有農莊的田園式創意。不要一窩蜂地學西方,除了街樓就是高昂成本的草坪、樹木。須知中國比西方更顯得寸土寸金。難道農作物就不能增加青綠秀美,換新空氣?金色的菜花、稻浪,果橘香飄,田園風光,不正是城中市民常常攜家偕老,驅車遠尋而求之不得的么。假若能近在眼前,既有觀賞眼福,又有嘗鮮之美。豈不省了市民的許多煩惱,多了幾分幸福。因此,一些中、小城市的發展,尤其是新興城市的規劃建設,若能獨辟蹊徑,創新之路,也許可以首奪世界吉尼斯獎嘞!

    如是看來,一些城市政府提出的“消滅城中村”的口號,也該隨著舊有的“城市化”模式而讓它“告老退休”,“壽終正寢”了。

           在倡言廢止“城市化”口號的同時,亦想向黨和政府提出一點建議:為了使各級領導以更多、更切實的途徑了解、監督、引導、指揮好廣大農村下一步改革建設發展工作,建議在組建各級專門機構的同時,盡快制定出一套扶持、鼓勵新農村和小城鎮建設的政策措施,等等。只有充分發揮廣大農民和農村干部的積極性、創造性,努力搞好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徹底解決“三農”問題,才能“舉國大和諧,社會不折騰;城鄉根基牢,中華共復興;世界前景好,天下更太平。”



    冷林熙、

    2009年二月六日于蓉城


    一讀者回帖:說得太好了,城市的發展應該因地制宜,而不應該亡目亂干。不顧自然規律,吹糠見米,大搞浮夸之風。為了一屆政績,跳起摸高,吹牛B不打草稿。面子工程,形象工程,豆腐渣工程全國普及。城市化帶來什么,短期的發展,少數人的暴富,資源的瘋狂開發浪廢,貧富差距不斷拉大,生存環境看似虛浮繁華,而民眾卻如此幸福得水深火熱之中。歌舞升平慶豐年?是的,我們變成了現代人了,認錢認不到祖宗所說一方土地養一方人,安份守業治天下。無事拆騰亂天下。   





          
    【收藏此頁】    【關閉】    【本有評論 0   條】
    文章評論
    目 前 還 沒 有 此 文 章 的 相 關 評 論 信 息 !
    在線評論
      賬號:   密碼:      
    驗證碼:        

    詩賦綻芳蕊 今來覓知音
    關于我們  |  走近詩賦  |  入網須知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詩賦網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08105916號
    詩賦雜志投稿郵箱:sunwulang@163.com
    聯系人:輕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號(點擊鏈接)     電話: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
    毛片无遮挡高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