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000i6"></nav>
  • <menu id="000i6"></menu>
    <nav id="000i6"><nav id="000i6"></nav></nav>
    賬號:    密碼:
       
    會員姓氏檢索 :
                      
                      本版編輯團隊
    本版主編:暫 無
    主編寄語:朋友,歡迎關注本頻道,還猶豫什么?請讓你的鍵盤,借助你的才華,在這里傾訴你的心靈吧!
    本版顧問:
    本版副主編:
    本版編輯: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當前位置:  站務活動  >>  
    七律·懷念連復民(4)
    文章來源:原創        訪問量:3389        作者:岐黃學子        發布:岐黃學子        首發時間:2014-5-19 7:40:17
    關鍵詞:中國詩賦網
    編語:
     

    七律·懷念連復民(4)

    岐黃學子

    大難襲來筆未收,詩潮噴涌大江流。

    剖心寄語遼河浪,瞑目思鄉華苑樓。

    寧信因緣求正果,何辭路遠不回頭。

    連兄起唱詩千首,鳳噦清音萬曲酬。

    【收藏此頁】    【關閉】    【本有評論 5   條】
    此文章已經被修改 1 次         最后一次的修改時間為:2014-7-22 6:02:48
    文章評論
    宇天 評論 (評論時間2014-5-20 16:48:36)  
    作為祭文寫的感人,人的一生有經歷就行,不管是什么流星,亮還是不亮,都是一劃而過,一閃即逝。
    竹下幽生 評論 (評論時間2014-5-20 12:12:33)  
     

     一、連復民的簡略身世

    連復民的父親叫連興旺。在國民黨的時候,曾任警察署官員。母親也是大家閨秀。文化大革命時,其父被揪出,和地富反壞右一起被揪斗,挨過打,游過街。當時;地主四類都要被紅衛兵揪去。帶著高帽站在臺子上,自己高喊:“打到連興旺。”就在這樣一個驚慌失措的年代里,連家過著惶惶不可終日的生活。

    連興旺有三個兒子,老大叫連福生,當小學教員;老二就是連復民,出身農民;老三,連福全,后來是個體經營者。由于成分不好,連復民雖然胸有大志,但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好在連興旺沒有人命案,平時說話謙恭和藹,博得眾人好感和同情。沒有受到過多地挨打,很少有皮肉之苦。

    連復民從小就看到了人間冷暖,世態炎涼。對于年紀尚小的他只能默默忍受,想刻苦學習,拼搏一把,出人頭地。但是歲月的陽光很少照在他的頭上,高考沒有趕上,上工廠,又受父親的連累。身不由己的出身,使他只好務農。過著舉家食粥酒常賒的生活。后來年紀逐漸長大大,由于出身不好,只好和姓龐的修鞋匠之女結婚,成了家。對于充滿生活憧憬的連復民來說,盡管全力打拼,可是他還是難改生活的貧困的現狀。后來,有了孩子。不久又生二胎,都是男孩。歲月的刀割使他的臉上留下深深的皺紋。

    其實,我和連兄一樣,只不過我考個教書匠。何嘗不是一樣的貧窮,一生漂泊,浪跡天涯,坎坷人生。一次,我們幾個詩友和作家,在我家陽臺上,對酒當歌,吟詩賞月。當時,我和他開玩笑,說他似蓮花高潔,和他的名字,并賦詩一首:

                            

    馬俊龍

    連年臥藕無聲悔,

                               復露崢嶸蕊繞鴻。

                               民舉荷花迎烈日,

                                             兄詞美酒一河情。
    馬俊龍 評論 (評論時間2014-5-19 9:35:15)  
     

    感動天庭做詩仙

    馬俊龍 

    驚悉詩友連復民逝世的噩耗,愀然作色,泫然涕下。頓足捶胸,頗感人生命途多舛。死者魂繞,活者斷腸!

    老連生前和我說過:如果我先過去,你可以為我寫一篇祭文,不要夸大,不要縮小,實事求是。我知道你的文筆,能否答應愚兄?其言辭之懇,容顏之莊,令我寒焉。我莞爾一笑,深知自己才疏學淺,又不作為,難勝此任,并說他過早講些不吉利的傻話,讓人毛骨悚駭然。然而,如今,上天鑄成此事,我無法逃脫,幸虧薛景春大哥有報告文學一篇,情辭懇切,堪為佳品。我不敢畫蛇添足,自作聰明。但細細研讀,尚感不全,為了補遺,了結此愿,今提拙筆刊文,以告慰逝者在天之靈。

                                                  ——   題記

    2014331晚,我下班后,隱隱約約地聽到大民屯鎮西頭播放哀樂聲,但我不知逝者何人。由于大民屯鎮實在太大,東西狹長五六里,真可謂雖為一鄉為異客,巷深相見不識君。由于我住在鎮東頭,所以,一般婚喪嫁娶,也不甚知曉。除非實在親屬或朋友,電話告知。否則人情淡薄兩廂窺。有時,即使是相距不太遙遠,也都在匆匆忙碌打拼中,擦肩而過。

    43早晨六點。我剛要上班,就聽到短信聲,打開一看,是新民楹聯協會薛老師發來的短信,告訴一個令我十分震驚的消息:我們尊敬的連復民大哥去世了。時間是331下午五時三十分,因心臟病在家中不幸逝世。

    嗚呼!悲哉!連兄——一位杰出的農民詩人,新民市楹聯家,沈陽市楹聯協會會員,遼寧省楹聯家,中國楹聯協會會員,就這樣匆忙地告別眾位詩友,草草駕鶴西行,怎能不令人悲傷?!我肝腸寸斷,淚眼望蒼天,內心萬分愧疚,沒有讓我送君一程!!  

    回想一個月前,我們匆匆想見一面,由于我到大民屯學校上班,一百來名學生等著我上課,只是草草說上三言五語。只聽他說我的作品發表在《詩潮》上。并給我帶來兩本詩刊及稿費。之后就揮手拜拜了。我看他:鶴發銀絲映日月,丹心熱血沃新花。然而,這一次竟成了我和連兄的最后一面。如今想起此事,深感遺憾,捫心自問:為何不多看連兄幾眼?為何不和連兄多言幾句?為何不與連兄-------如今,這些都成為千古遺憾,令我痛不欲生!

    臨江仙.悼連兄

    馬俊龍

    一介草民悲去已,華章鐵骨柔情。

    君蘭沐浴九歌風。淚飛咽苦酒,簫斷滿濤聲。

    魂首離兮終不悔,鳶旋凝望河東。

    曲樽夢里往年同。談說幽怨事,誰解荷鋤翁?

    馬俊龍 評論 (評論時間2014-5-19 9:18:31)  
     

    臨江仙.悼連兄

    馬俊龍

    一介草民悲去已,華章鐵骨柔情。

    君蘭沐浴九歌風。淚飛咽苦酒,簫斷滿濤聲。

    魂首離兮終不悔,鳶旋凝望河東。

    曲樽夢里往年同。談說幽怨事,誰解荷鋤翁?

    馬俊龍 評論 (評論時間2014-5-19 9:13:14)  
    寫得實在精彩。感受薛兄對連哥厚愛及贊美
    在線評論
      賬號:   密碼:      
    驗證碼:        

    詩賦綻芳蕊 今來覓知音
    關于我們  |  走近詩賦  |  入網須知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詩賦網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08105916號
    詩賦雜志投稿郵箱:sunwulang@163.com
    聯系人:輕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號(點擊鏈接)     電話: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
    毛片无遮挡高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