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000i6"></nav>
  • <menu id="000i6"></menu>
    <nav id="000i6"><nav id="000i6"></nav></nav>
    賬號:    密碼:
       
    會員姓氏檢索 :
                      書畫作品賞析
    本欄目主要發表對書法、繪畫及攝影作品的賞析文章,以本站會員為主。
                      本版編輯團隊
    本版主編:寄南
    主編寄語:
    本版顧問:
    本版副主編:
    本版編輯:
                      本版精品文章
                      人氣排行
                      文章信息
    當前位置:  書畫影廊  >>  書畫作品賞析
    品八大山人畫作《蘆雁圖軸》之我見
    文章來源:原創        訪問量:4423        作者:云木欣欣        發布:云木欣欣        首發時間:2015-3-15 18:22:30
    關鍵詞:中國詩賦網
    編語:

      

                     上圖:八大山人畫作《蘆雁圖軸》

      一提起明末清初畫家、書法家、清初畫壇“四僧”之一的八大山人朱耷,相信大家都如雷貫耳。八大山人作為明寧獻王朱權的九世孫,在明滅亡后,面對國毀家亡,他心中的悲憤是可想而知的,正由于他的特殊身世和當時特殊的歷史背景,使他的畫作不能像其它畫家那樣直抒胸臆,而是在畫中通過晦澀難解的種種形式來表現。他有一首題畫詩說:“墨點無多淚點多,山河仍是舊山河。橫流亂世杈椰樹,留得文林細揣摹。”其中第一句“墨點無多淚點多”成為后人欣賞和理解八大山人畫作的一條重要線索。

      最近正在讀周時奮作家著的《八大山人畫傳》,使我對八大山人在明滅亡后的種種遭遇及鮮明個性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當讀至有關八大山人《蘆雁圖軸》這段時不禁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在此先摘錄原文如下:
      “人生七十古來稀,人到了這個年齡,感悟到了也會不一樣了。這些日子我怎么這樣地喜歡花鳧雁呀?是的,雁在我的印象中正是群處的象征,它們飛而成陣,宿而成群,可是我的心里是孤獨的,群處正是我的心理需要。可是我不明白,為什么畫著畫著,我總會情不自禁地把它們畫成了孤雁,或者一只在天際,另一只卻在地上。我總喜歡在它們中間橫亙一桿殘枝或一絲橫云,就像我的《蘆雁圖軸》。這是怎么啦?哦,這大概是我的潛意識作祟吧,我想,這樣畫起來,好有一種咫尺天涯的阻隔感覺。是呀,那種生靈不能團聚的痛苦,那種可望不可即的惆悵,那種凄涼孤獨,失身落魄的感覺,在我的一生中還太少嗎,那你叫我怎能不自然地流露出來呢?”
      在以上這一段中,作者正是沿著“墨點無多淚點多”這條線索,以第一人稱“我”的手法來體味八大山人朱耷作畫時的感受,表現他在國破家亡后“凄涼孤獨,失身落魄的感覺”。沿著這條線索來深入體會八大山人的畫作似乎并沒有什么錯,然而我想思考的是:一句“墨點無多淚點多”是不是能概括八大山人畫作的全部內涵?
      有一些外國人并不了解八大山人的身世,甚至連一句中國話也不會說,可他們為什么也被八大山人的畫作所深深吸引,深深震撼了呢?古往今來,人類一切偉大的藝術總有相通之處,八大山人的畫作之所以不僅在我國,在東方乃至在世界畫壇都引起了很大的反響,我想一定是他畫作中的某種東西,某種情懷強烈吸引了人們,繼而引起了人們的強烈共鳴,而這一切,是否完全是因為““墨點無多淚點多”的緣故呢?這確實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就拿作者在書中所舉的八大山人這一幅《蘆雁圖軸》來說吧。在這一幅畫中,左上方的一只蘆雁正呼喚著向下飛來,而右下方有三只蘆雁正在湖畔棲息,其中一只仰起頭張開嘴歡叫著,似乎在回應著上面那只,而它旁邊的一只也回頭仰視著上面的那只,似乎正在迎接著它的到來。更有趣的是,下面還有一只蘆雁對這一切竟渾然不知,它把嘴插入翅膀,已然進入甜蜜的夢鄉。作者認為八大山人在這幅畫中表現的是“有一種咫尺天涯的阻隔感覺。是呀,那種生靈不能團聚的痛苦,那種可望不可即的惆悵”,然而在我看來則未必,上面的那一只蘆雁正歡呼著歸隊,并不是一只離群的孤雁。作者還認為“我總會情不自禁地把它們畫成了孤雁,或者一只在天際,另一只卻在地上。我總喜歡在它們中間橫亙一桿殘枝或一絲橫云,就像我的《蘆雁圖軸》”,對此我也持不同的看法:確實在這一只飛翔的蘆雁與幾只棲息的蘆雁之間橫亙了什么東西,但只要仔細一瞧,就會發現那是一桿頂端蕙上開著幾朵小花的蘆葦,而非殘枝。畫面這樣處理不但點了“蘆雁”之題,且增添了畫面的層次感,更平添了幾分秀逸之趣。
      整個畫面可謂是動靜結合,俯仰生姿,雖然畫中采用的構圖法是比較常見上下呼應、動靜結合的手法,但幾只蘆雁卻神態各異,生動逼真,呼之欲出,充滿了活力與生氣。蘆雁與山石、蘆葦、草叢等周圍環境也融洽得十分和諧而巧妙,如若不是細心的觀察,用心地體味,是斷然畫不出這樣意趣盎然的杰作的。八大山人在畫《荷花小鳥》時曾自云:“湖中新蓮與西山宅邊古松,皆吾靜觀而得神者。”可見無論是畫荷還是畫蘆雁,八大山人總是觀察入微,靜觀悟對而以意象為之,才能信手拈來,妙趣自成,得其神韻,這充分表現了畫家對自然由衷的熱愛,而這一點我覺得恰恰正是引起人們強烈共鳴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對美好自然的熱愛與向往,是人類所共有的美好情愫之一,從來是不分古今中外,也不分男女老少的,對于這一點地球人都知道。
      誠然,八大山人作為一名明王朝的皇室后代,他的許多畫作不得不以晦澀難解的表現形式來表現對于國破家亡的悲憤之情,“墨點無多淚點多”自然成為解讀他作品的一條重要線索,然而僅憑這一點恐怕難以概括八大山人所有畫作的特色。譬如八大山人的這一幅《《蘆雁圖軸》以及他的不少水墨寫意花鳥畫作,往往別具一格,妙趣橫生,渾然天趣,藝術感染力很強,哪怕是取自于一處生活小景,也充滿了盎然與靈動之氣,毫無凝滯之感。對此我們或許可以這樣解讀:正是由于八大山人特殊的身份與遭遇,使他處處倍感壓抑與痛苦,才讓他比一般人更向往自由而純粹的大自然。如果我們在鑒賞這些作品時一味抱住“墨點無多淚點多”這一點,過分強調八大山人遭遇的特殊性而忽略了畫家鐘情于自然的共性,認定八大山人筆下的意象必定是有寓意的,或晦澀的,扭曲的,至連一草一木都要對號入座,豈不是失之偏頗,甚至令人興趣索然?
      以上是我讀《八大山人畫傳》中關于八大山人畫作《蘆雁圖軸》的一點思考,發表拙見意在拋磚引玉,愿與大家一起交流探討,共同提高鑒賞水平。
    【收藏此頁】    【關閉】    【本有評論 2   條】
    文章評論
    云木欣欣 評論 (評論時間2015-6-23 21:34:38)  
    慚愧,寫得還很膚淺,謝謝雨晴蒞臨指導并予以鼓勵,遙祝夏安!
    雨晴 評論 (評論時間2015-6-22 23:56:48)  
    見解獨到,認識深刻。問好云木欣欣老師!
    在線評論
      賬號:   密碼:      
    驗證碼:        

    詩賦綻芳蕊 今來覓知音
    關于我們  |  走近詩賦  |  入網須知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詩賦網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08105916號
    詩賦雜志投稿郵箱:sunwulang@163.com
    聯系人:輕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號(點擊鏈接)     電話: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
    毛片无遮挡高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