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000i6"></nav>
  • <menu id="000i6"></menu>
    <nav id="000i6"><nav id="000i6"></nav></nav>
    賬號:    密碼:
       
    會員姓氏檢索 :
                      名人訪談
    本欄目所稱的名人訪談,主要主展示本站領導、編輯、記者、會員對各類文藝人物的采訪圖文信息。
                      本版編輯團隊
    本版主編:暫 無
    主編寄語:朋友,歡迎關注本頻道,還猶豫什么?請讓你的鍵盤,借助你的才華,在這里傾訴你的心靈吧!
    本版顧問:
    本版副主編:
    本版編輯:
                      本版精品文章
                      文章信息
    當前位置:  站務活動  >>  名人訪談
    與偉人和名著的心靈溝通
    文章來源:《吉林名人》《江城論壇》雜志        訪問量:6564        作者:蘇洪義        發布:蘇洪義        首發時間:2010-11-1 9:52:15
    1
    2
    3
    4
    5
    關鍵詞:四大名著 董志新
    編語:
    毛澤東對《三國演義》主要取其“三國智慧”的精華,他從小說中讀出了軍事、政治、組織、外交、經濟、人生和思維等方面的智慧;對《水滸傳》主要取其“水滸精神”,他從小說中讀出了反抗精神、民主精神、平等精神、“打虎”精神和拼命精神等方面的精神;對《西游記》主要取其“西游信念”,他從小說中讀出了的堅定的信念、堅強的意志和堅決的毅力等理想信念;對《紅樓夢》主要取其“紅樓遺產”。


    與偉人和名著的心靈溝通

    ——訪“毛澤東讀四大名著”叢書作者、沈陽軍區白山出版社總編輯董志新

                                           蘇洪義

     

    【董志新】1951年生,吉林永吉人。1968年入伍,受教于遼寧大學中文系和中央黨校。性喜購書、讀書、寫書,尤愛文、史、哲。七載連隊生活后,歷任團、師、軍新聞和理論干事,沈陽軍區前進報社編輯、副主編、主編,后調白山出版社任總編輯至今。編審,技術三級(俗稱文職少將)。中國紅學會會員,中國水滸學會副會長、杭州三國水滸文化研究會顧問、遼寧兵法學會副會長、遼寧作家協會會員,出版專著十余種,發表文章上千篇。學術論文得過國際會議一等獎。近二十年醉心于毛澤東與傳統文化、《紅樓夢》與紅學、孫子與孔子兵學的思考和探索。所著“毛澤東解讀古典文學‘四大名著’”系列叢書(《毛澤東讀<三國演義>》、《毛澤東讀<水滸傳>》、《毛澤東讀<紅樓夢>》、《毛澤東讀<西游記>》),歷經二十余年,超愈二百萬字,堪稱巨著。經上海人民出版社、遼寧出版集團萬卷出版公司出版發行六萬余冊,被學界譽為“毛澤東解讀和運用‘四大名著’的重量級新著”。 

      我稱他為恩師、鄉賢和名人,他說絕不敢當,只是舞文弄墨干了點事而已。在吉林籍名人中,董志新總編輯以治學嚴謹、持之以恒、敏思篤學而飲譽軍內外。二十三年前,在他的引領下筆者毅然鎖定新聞干事崗位。許多作品經其潤色、編輯,躍然《前進報》、《解放軍報》媒體,并兩度憑剪報本調動工作。

      回眸軍旅成才之路,恩師董志新給予我這位小同鄉戰友加文友的,與其說是思維與作品,不如說是淡泊名利、執著學問的人品和文品。我懷著一種強烈的求知心態,翻閱著他的新著,并產生一個強烈的愿望:他撰寫毛澤東解讀和運用“四大名著”的書外心路,或許對家鄉有志成才者頗多啟迪,應該采訪他。現將專訪筆錄整理如下——


      蘇:看到您所著的“毛澤東讀四大名著”這套書,我首先感觸到的就是選題好,書題就很抓人,值得閱讀,值得擺到書架上,甚至值得收藏,留傳后人。據我所知,研究毛澤東的著作很多,書店里總能見到好多種,您為什么選擇了這個選題呢?


      董:我周圍的文友和我接觸到的一些讀者,也大都有這個感慨。他們也認為在研究毛澤東的領域內,這是個很好的選題。他們說我搞過新聞工作,抓選題有“新聞眼”。你也搞過新聞工作,“新聞眼”也叫新聞敏感性,是指能夠抓到讀者最關注、最感興趣、最有份量、最有價值的新聞。

      你知道,研究毛澤東的著作真可謂汗牛充棟,僅改革開放以來就出版了兩千多種。從治國安邦、政務黨務、統軍作戰、經濟建設、外事邦交、文化教育、信仰哲學等方面研究毛澤東者可謂甚多,成功之作目不暇接。我獨獨選中毛澤東與傳統文化這個具體領域,又聚焦到“毛澤東讀四大名著”這個題目,是因為我覺得抓選題要注意“熱門”中的“冷點”,新鮮不陳舊,深刻不浮淺,而且有普世價值。

      一方面是偉人,一方面是名著,對于我們這個民族來說,對于我們今天的生活來說,都有不朽的價值。毛澤東是二十世紀使中華民族挺立起腰桿的東方巨人,這是不需要再論證的;四大名著是世界級“文化國寶”,識字的國人喜歡閱讀,不識字的國人喜歡聽講,這幾乎是約定俗成的風尚。

      今年,重排的《三國演義》、《西游記》、《紅樓夢》電視劇已經開播或將要開播,《水滸傳》也在拍攝之中,這證明“四大名著”魅力永存。現在,傳統文化回歸成為建設新文化的題中應有之義,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成為實際文化建設重要內容,把當代偉人和世界名著二者聯系起來研究,意義和價值不言自明。20099月,這套書推向圖書市場,到今年4月底,已經銷出近萬套。

      在社科類圖書中,這個銷售行情是很不錯的,可說是暢銷書。不少領導干部、專業學者、高校學生、職場白領、企業巨頭與出版社和書店聯系買這套書。我到外地開會,也遇到不少類似情況,說明這個研究和寫作題目適應了讀者需求。現在有句話叫“終端看效果”,從讀者熱買喜讀來看當初的選題定位是對頭的。


      蘇:萬事開頭難,研究“毛澤東讀四大名著”首先會遇到資料上哪里去搜集的困難。我想知道這個首當其沖的困難您是怎樣克服的?與此相聯系的另一個問題是您是如何想到要做研究“毛澤東讀四大名著”這件事情的?


      董:說起來,這也是偶然性與必然性的統一,是不斷積累知識的產物。我平時讀書看報有個習慣,就是見到自己認為有用的、感興趣的、值得保留的內容,就剪裁、復印或抄寫下來,存以備用。我在“毛澤東讀四大名著”《叢書后記》中,也講到這個意思。文中引用莊子的話說:“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意思是指事情開始時較簡單,將要完畢時則較繁巨。

      我寫作毛澤東讀“四大名著”即如此。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我那時研究儒家兵學和《孫子兵法》。研究《孫子兵法》,我個人的課題是“毛澤東讀《孫子兵法》”。這樣,凡是遇到有關毛澤東讀書的資料,我都留起來。二十年前,我只是積累了一些毛澤東談關云長、諸葛亮、孫悟空和賈寶玉的資料,寫了諸如《關云長不如彭老總》、《關圣帝君一個土豪也不曾打倒》等隨筆或札記,并由此每有所得,欣然忘食,日漸豐饒。

      資料越來越多,思路越來越清,漸漸地由寫幾篇短文發展到要寫幾部書稿。我不斷積累資料和研究,這是我小有成功的必然性,誠如魯迅先生所說:“積之十年,必有成效。”積之漸多,我從研究“毛澤東與《孫子兵法》”到忽然有一天產生研究“毛澤東讀四大名著”的動機,這是偶然性。偶然存在于必然之中,說到底還要感謝積累資料這種讀書習慣。

      尚若隨讀隨丟,黑瞎子掰包米----到頭一穗,哪里還會有這個研究和寫作題目呢?毛澤東是真正“讀書破萬卷”的人。有關他解讀和運用“四大名著”的記載,我搜集和梳理到的就有數百處之多,這還僅僅是我目力所及的,尚未披露和我無緣見到的,還不知有多少。在資料的占有上,當然是“韓信將兵,多多益善”,因為沒有資料的全面性便無所謂結論的權威性。

      我廣泛搜求,查閱了數百種圖書,翻閱了難以數計的報刊,共得毛澤東讀“四大名著”資料800余條,在同類著述中可謂是占有資料最多的,但我深感還有相當部分資料沒有披露,或雖已披露卻不為我所知。

    蘇:積累資料是研究的前提,我也有這樣的體會,“巧婦難為無米之飲”嘛。可是,毛澤東解讀和運用“四大名著”資料眾多,怎樣把這些資料考證到確實,梳理出脈絡,并將其撰著成書呢?

    董:這并非易事。找到的資料,絕非“剜到筐里就是菜”,還要進行考實的工作。一般說來,凡是從《毛澤東選集》、《毛澤東文集》、《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等公開出版的毛澤東著作中查到的資料無疑是權威的;黨史軍史著作中的資料也是權威的;嚴肅的回憶錄、紀實文學之類,一般也是可信的;而有些報告文學、紀實文學或回憶錄中的資料,其可信度則大打折扣,甚至有的明顯讓人信不過,此類資料我都盡力查到原始出處,并反復核實,擇善而從,確實而用。

      有些資料是可信的,錄自當事人的回憶,但傳聞異辭。對此,我優先采錄較客觀、準確、真實的。這套書在介紹毛澤東運用“四大名著”情節、人物、典故的背景時,實際上涉及的是黨史和軍史的歷史資料,為保證這些資料的準確性,凡是有可能的,我都與《毛澤東年譜》、《毛澤東傳》等權威性著作做了核校。這套叢書的資料,其實都是史料,都應該有信史的特征。這是上不辜偉人,中不欺今人,下不負后人的態度。


      資料的脈絡把握和書稿的框架結構是有聯系的。我當初擬定了三種書稿結構:一是按照毛澤東的實踐經歷,寫出他在不同歷史階段讀“四大名著”的情況;二是按照四部小說故事的發展脈絡,寫出毛澤東讀“四大名著”的各種情況;三是把兩前二種方式相交叉,以“四大名著”情節延伸、故事發展、人物形象為經,以毛澤東解讀和運用“四大名著”的內容為緯,結構每一部書,最終我采用了第三種辦法,但又不太拘泥于此。

      首先,把要表達的內容分為若干單元。第一單元是毛澤東對“四大名著”文本的閱讀,對小說作者的評論;第二單元是毛澤東對“四大名著”思想和藝術的借鑒;第三單元是毛澤東對“四大名著”詞語典故和故事典故的運用;第四單元是毛澤東對“四大名著”人物形象的漫議、鑒賞和征引。

      如是謀篇布局,使結構均衡些;但有些同類內容,只能分散開講,比如毛澤東借鑒三國故事闡述人才思想的內容,在《三國都有知識分子》、《群英會上的英雄大多年輕》、《錯用關羽馬謖》、《曹操懂用人之道》、《劉備這個人會用人》、《“青年團員”周瑜掛帥》等篇章中都有,把這些篇聯系起來思考,對毛澤東借鑒“四大名著”中人才思想的情況,也就有了全面系統的把握。


     
    蘇:您研究“毛澤東讀四大名著”的時間很長久,對毛澤東的讀書體會一定有較深刻較透徹的了解。毛澤東讀書確有過人之處,每每視角獨特,見解獨到,見人所未見,言人所未言。那么,他在“四大名著”中悟出了什么?或者說他最有特色的讀書感悟有哪些?

      董:我也曾經長時間多次思考過這個問題。作為大思想家、大文化人,毛澤東的思想無疑是敏銳深邃的,他漫評漫議“四大名著”的內容可以說極其豐富。他讀“四大名著”有共同的方法和體會,比如都注重從實際需要的角度到書中去尋求精神營養,對名著所包容的思想內涵有不同以往的價值選擇。

      我對這個問題的思考成果主要體現在為每部書寫的《自序》中。毛澤東對《三國演義》主要取其“三國智慧”的精華,他從小說中讀出了軍事、政治、組織、外交、經濟、人生和思維等方面的智慧;對《水滸傳》主要取其“水滸精神”,他從小說中讀出了反抗精神、民主精神、平等精神、“打虎”精神和拼命精神等方面的精神;對《西游記》主要取其“西游信念”,他從小說中讀出了的堅定的信念、堅強的意志和堅決的毅力等理想信念;對《紅樓夢》主要取其“紅樓遺產”,他從小說中讀出了《紅樓夢》是中國的“第五大發明”,他借用一位西方學者的話說“《紅樓夢》超過了托爾斯泰、巴爾扎克和莎士比亞”。

      當然,這些是毛澤東感悟的主導方面,他還有許多精妙絕倫的評論觀點,散布在各篇文章當中,有時我反復讀這些評論,都覺得他的個性化的見解,即使與現當代最出色、最高層次的文藝評論家、古典小說研究家的評論相比較,不僅毫不遜色,而且可說勝其一籌。還沒有人自信的說自己對“四大名著”的評論已經從整體上超越了毛澤東。


      蘇:研究和寫作都是艱苦倍嘗的精神勞動,思維機器的轉動是很耗費腦細胞的事情,“爬格子”的苦辣酸甜只有過來者才能品味和道出。您這煌煌二百萬言,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能講講您進程中的困難及其克服嗎?


      董:同行易于理解和交流,你可以推測出其中的難度。我做這件事情主要遇到了三難。先是搜集資料的困難。毛澤東解讀評論“四大名著”的資料散見于相關的各種圖書、雜志、報紙之中,你要東一段西一條地去尋找。我為此買有關毛澤東的書七百余種,買研究評論“四大名著”的書九百余種(其中僅紅學書就六百余種),沾貼各種剪報十余冊,復制資料書幾十種。
     
      這些圖書資料都讀過或翻過,勞動量大得驚人,光讀書筆記、資料提綱就做了不知有多少。其次是提高學術水準的困難。《三國演義》等四部書有六百年到三百年的評論史,毛澤東的解讀和評說是一種歷史的延續,你只有多讀書,多讀論文,你才能了解“四大名著”的傳播史和評論史,你才能了解各家各派的觀點,你才能站在學術的至高點上觀察問題,你才能“辨彰學術,考竟源淵”,使自已學術根基深厚,視野開闊,起跑線靠前。

      這其間“強身健骨”的功夫萬萬少不得。第三難是實現深入淺出的表達境界難。專著要學術水平,也要為讀者喜聞樂見。撰寫時我力求生動而不呆板,流暢而不晦澀;語言通俗,段落短小,乃至“背景”亦附之以故事,盡量寓理于事,達到渾然天成的行文境界。對毛澤東的評說和征引,我力圖做到講清三個方面:講清評說的具體歷史背景,知曉事情的來龍去脈。

      介紹小說中相關的情節、人物、詞語,使讀者(尤其是不熟悉“四大名著”的讀者)對毛澤東評說征引的小說內容有個完整的把握;在做到前兩點的基礎上,揭示毛澤東解讀和運用的微妙之處,欣賞其智言睿語的豐富內涵和無限風光。至此,毛澤東的讀書經驗也就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地顯現出來。當然,“三難”的克服主要在于有一種精神,有一種付出,有一種追求。我曾經把“默默努力,久久見功”八個字做為座右銘,為寫這套書,為把最好的精神食糧奉獻給讀者,我幾乎投進去所有的業余時間,節假日和雙休日更在所不辭了。

      頭幾年,我還不會擺弄電腦,女兒文斐和女婿德龍,經常工作在電腦旁,前兩部書稿都是他們打的。四部書全部寫完,又是女兒女婿選配制作了全部插圖。我們幾個常常是上班忙工作,下班忙書稿,家務活自然較多的推給了妻去做。她那時每天教學,學校離家遠,很忙很辛苦。
     
      但是,她保障家里的“后勤”,不以為苦,卻常引為自豪。一家人為此同心協力,其樂融融。其間,央視數次重播“四大名著”的電視連續劇,漫議“四大名著”就成了家人閑聊時的話題,不用說這是一種很好的家庭文化氛圍。親人的支持,友朋的幫助,一直是我持之以恒研究和著述的動力。同時,這也是苦中有樂,累而心怡,是一種精神享受。

                                       

    【收藏此頁】    【關閉】    【本有評論 11   條】
    文章評論
    峰瑋蔚 評論 (評論時間2011-7-13 20:58:25)  
    欣賞!問好!
    大原飄風 評論 (評論時間2010-12-13 11:31:57)  
    大家風范。佩服。
    蘇洪義 評論 (評論時間2010-11-2 18:14:09)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在遼西某部任團政治處宣傳兼報道干事。常到軍區《前進報》送稿(那時,發傳真件都得到地方郵局發,部隊尚未開通軍線)。政工編輯室主編董志新給了我莫大的鼓勵與培養,使我由一名新聞寫作的門外漢,漸次入門。然而,除了恩師對弟子的悉心幫帶外,我從未請他吃過一次飯,他也不讓我請——知道我兩地分居,愛人沒工作,哪有余錢請客?回首自己的成長,一輩子感謝《前進報》的幾位老同志,董志新、孫炳悉、杜樹人。
    蘇洪義 評論 (評論時間2010-11-2 8:34:54)  
    同為文化人,較比董先生的執著真是自慚行愧,也從中悟出許多道理。
    在線評論
      賬號:   密碼:      
    驗證碼:        

    詩賦綻芳蕊 今來覓知音
    關于我們  |  走近詩賦  |  入網須知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詩賦網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08105916號
    詩賦雜志投稿郵箱:sunwulang@163.com
    聯系人:輕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號(點擊鏈接)     電話: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
    毛片无遮挡高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