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000i6"></nav>
  • <menu id="000i6"></menu>
    <nav id="000i6"><nav id="000i6"></nav></nav>
    網站值班
    本周總值李瑾
    總值寄語:賦曲迎八方俊客齊揚古典燦爛; 詩詞聚四海來賓共創文學輝煌。
    本周副值:
    會員專集
    當前位置:首頁 >> 會員專集
    王鳴久  會員專集
    會員賬號: 王鳴久 會員昵稱: 王鳴久
    人氣指數: 6766 pr 個人威望: 暫無
    會員級別: 網站會員 訪問時間: 2010-12-27 21:24:24
    所在地區: 省  市  區/縣
    個人主頁: http://www.tnmdm.com         
       會員簡介:

      王鳴久,男,漢族,1953年12月10日生。吉林梨樹人,中共黨員。1972年應征入伍,歷任班長、排長、副指導員、新聞干事、宣傳處副處長,武警部隊某部紀檢處處長,上校警銜。1972年開始發表作品。1993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詩集《我是一片橄欖葉》、《東北角》、《東方小孩》、《寧靜光芒》、《夢廈》、《青銅手》、《最后的執燈者》、蒼茫九歌長篇隨筆《永恒的生命之光》,散文集《落鳥無痕》,小說集《藍橋》等。《青銅手》、《藍橋》分別獲武警部隊第一、二屆武警文藝獎一等獎,《青銅手》還獲全軍第二屆文藝新作品獎文學一等獎,《最后的執燈者》獲第二屆遼寧省文學獎詩歌獎。

    與 李松濤、馬合省兩位詩人被合稱為“中國新詩三劍客”

     

    王鳴久:蒼茫中一種疼痛穿骨而來

    ——解讀王鳴久長詩的三個境界

    文/李犁

      王鳴久是一個有境界的詩人。這是因為他是這個時代少有的清醒和自省的詩人。他的目光越過個人的淺吟與閑愁,把熱忱和熱血投向這個民族和蒼茫的大地。他是一個大視野大胸懷的詩人,也是一個對詩歌癡迷并不斷磨礪詩歌之藝的赤子。在《蒼茫九歌》這部長詩集中,王鳴久用詩歌給民族和時代把脈,同時用他超拔的靈魂和對詞語的準確拿捏,創造了宏大而又絕塵的詩歌意境。在這些溫熱的文字感召下,我們的精神開始復蘇并清醒,我們開始跟隨他重溫熱淚,撫摸良知;開始沐浴詩歌超然的光芒,并把自己的靈魂推向詩歌的圣地。

    靜思:放大鏡下的思想危機

      初讀《蒼茫九歌》,你首先會感到王鳴久是一個非常“靜”的詩人。因為只有真正沉靜的人,他的思想才能清醒,目光才能銳利。這種沉靜讓他堅定,讓他視野開闊,讓他拒絕所有的誘惑,目不旁視地專注他的思考,專注他的至愛和至痛。這是他面對世界的方式。這時他的姿勢是俯視的,思想的觸須深深地扎進現實,這來源于他對這片土地的深情大愛。大愛使他大痛,大痛使他無法沉默。在蒼茫時分,他的呼喚真的就像他所描述的那盞燈,奔走在雪地、山谷以及人性的黑暗處,去敲擊那些麻木的靈魂,去指引那些陷在泥沼中孱弱的手。沉靜更使他的目光像放大的顯微鏡,把歷史的瑕疵和現實的危機大大地投影在墻壁上,讓我們面對這樣的事實張大嘴巴,并深深低下頭來。

      這時我們會感到他靜得有點令人發冷。這種冷靜將整部詩集涂抹得肅穆莊嚴,并形成了這本詩集的蒼茫風格。

      王鳴久的這種注視是廣闊的,從凋敝的晚清到繁華的現代,從雪域高原到都市身邊,從哭泣藏羚羊到悲憤三歲孩童的慘死,從拷問黃河到悲歌中國知識分子的命運……詩人的撫摸,是沉郁的甚至痛心疾首,是憤怒的甚至拍案而起。詩人用放大鏡把丑惡的世相和病灶顯示在太陽光下,用鋒利的刀刃挑開濃血的瘡疤,讓全體眼晴睛正視現實,讓民族的心靈觫然一驚,讓人類不要重蹈覆轍:“不想自醒必須搖醒/不想回話必須回答/不想后悔必須懺悔/不想惡化必須凈化”(《哭泣的藏羚羊》)

      讀《蒼茫九歌》,你會感到這種冷靜像片片雪花,貼在發燙的額頭上,讓你警醒,讓你深思,繼而又變成發紅的烙鐵,把心印烙得疼痛而焦灼。這是一種憂患,一種良知。正如作者所言:讓一種疼痛穿骨而來!這種疼痛是徹骨的,有時甚至讓人不寒而栗。

      在《誰能幸免于罪》中,詩人寫了一個三歲的小女孩,媽媽由于吸毒被警察抓走,她苦苦懇求把女兒送到姐姐家安置,幾名當事警察麻木不仁,玩忽職守,致使獨鎖在家的小女孩被活活餓死。面對這種不該發生的慘劇,詩人的怒火終于沖破理智和詩歌的堤壩:“她渴死在一個雨水充沛的夏季/她餓死在一個稻香千里的夏季/不是天下無糧天府無米天災無敵/不——是!你看/滿大街的人川流不息/行走在飽嗝兒聲里/她只是被糧食和水一齊忘記!”那么,不是“有困難找警察”嗎?而正是因為幾個警察不該有的冷血,才使這個三歲兒童活活被餓死!詩人寫到女孩臨死的一幕,一懷深深憐惜,滿腔悲痛交加:“然而,這是個多懂事的孩子啊/最后的時光最后的現場/她仍然用潔白的手紙把尿水托上/最后的心靈天真無邪/她不想把世界弄臟”那弄臟這個世界的是誰呢?“反復把世界弄臟又反復用文明洗手”的又是誰呢?我想,只要有點良知的人,沒有誰不被這樣的詩歌所震撼,所擊穿,不流淚者,可能在流血。大地蒼茫著,和大地一起蒼茫的還有我們的眼睛、我們的良心!詩人就是用這些刀一樣的語言,一層層將殘酷的現實剝開,讓我們在血淋淋的事物面前沉默著,清醒著,反思著,恨著,愛著!

      在西藏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在罪惡槍口前倒下的不僅有珍稀的藏羚羊,還有為了保護藏羚羊而血染高原的藏族兒子:“暴利流向哪里/罪惡出自哪里/于是,被金錢拱動的動機/被利欲熏心的心機/乘無人時機卷來血腥殺機……/正義是正義者的苦難嗎/卑鄙是卑鄙者的香火嗎/勇敢是勇敢者的游戲嗎/貪婪是貪婪者的快樂嗎/丑惡弄臟那么多善良還不想從良/善良看過那么多丑惡仍不解作惡”在這里,人與獸顛倒了:“可可西里作證/——世界很多悲劇/不是源自愚昧,而是源自智慧/不是源自蒙昧,而是源自文明/智慧獸性未泯,猛于獸/文明貪欲不除,比動物極惡窮兇”人與動物誰更野蠻?在這樣的事實面前,語言已經顯得十分多余又必不可少。你一言不發,不啻是一種罪惡;你滔滔不絕,無疑是一種虛偽。

      王鳴久像一個醫生,他一方面審世一方面審史,審史是為了讓現實清醒,審世是為了校正人類未來的走向。這些都是為了防止文明的滑坡和人性的異化。我們必須承認,在物質越來越豐富,世界越來越多彩的今天,人性也正在一點點變異。物化的靈魂、膨脹的欲望,使人性出現了無數盲點以至盲區。詩人“從大太陽下看到不平,從滿目繁華里看到墮落,從云水嬗變中看到丑惡和危機”,這是詩人的憂患之心和敏銳之氣使然。

      在《落日.背影》中,王鳴久寫了一個封建王朝黃昏的背影。從乾隆到咸豐再到囚徒皇帝光緒,從貪權貪欲的和珅到末世的李鴻章,從“一顆心,比太平洋還苦”的林則徐到“比正版皇帝還像皇帝”的洪秀全,以及在“最后三分鐘/為中國兩肋插刀”的譚嗣同、一聲聲“從心頭喊出血來”“從血中喊出鐵來”的梁啟超……歷史場景和人物命運交相輝映,將權力的黑暗,人性的幽深,和啟蒙志士的石光電火,演繹得驚心動魄且鞭辟入里。所有這些,詩人旨在讓我們從歷史的記憶中打撈教訓,反思人類行走的姿勢,從自然的演變中尋求健康發展的法則,從眾多失衡的事物中找到人類前行的方向。

      詩人的反思是徹底的,義無反顧的,對假惡丑決不姑息,對真善美毫不保留地擁抱。他把理想主義的光輝,人道主義的體血,還有批判主義的犀利融進他的詩歌中,也就把正義、血性和陽剛補給了疲軟的人類,把溫情、關懷和友愛還給了人性。同時他也堅信,光明必將戰勝黑暗,善有善的報答,惡有惡的下場:“他知道:王者的紙/包不住他的火/時間一到/所有的真理,都鐵證如山/思想就這樣成了思想者的雕像/而暴虐終于成了暴虐者的紙錢”(《坐在紙里的燈》)

      這無處不在的正直和同情心,使王鳴久的詩歌呈現出深沉真摯的人類關懷、寬厚博大的精神世界。這種對人類的終極關懷,是王鳴久對待世界的態度,是他的人格力量!正是有了這種人格支撐,他的詩歌和靈魂,才顯現出少有的高度與厚度。

    凈地:時空的極地就是精神的高地

      有恨就有愛。

      王鳴久用靜思放大了人類和人性中丑惡的一面,同時他也用他的心靈和熱愛,為我們的靈魂提供了一個純凈的高地。在《蒼茫九歌》中,他把“凈”作為他詩歌的至高點,作為他精神的圣地。那沒被污染的像“白雪嬰兒”一樣的黃河源頭,那“西藏之西,裸原之裸”的銀質高原,那“坐在紙里”也是坐在思想深處的燈盞,那佇立天端的絕然超群的鳥與菊,以及劃過混濁都市的一聲清亮雞鳴和“童眸懸水,清澈入骨/柔亦不茹,剛亦不吐”的少兒箏音,都構成了時間、空間、思想、記憶、心靈和夢想的至高點,他們是王鳴久理想的終極之地和詩歌的極至之美。

      這時王鳴久的姿勢是仰視的,詩歌的方向是向上的,是神性的,是敬畏的,是一塵不染的:“這一瞬,黑夜的黑是眼盲者那種黑/靜夜的靜是耳聾人那種靜/紙立半壁,半座空城/老石頭抱著一懷清水,沉默不語/大鐘塔雙手合十,正企圖接近神靈”這時,詩人從現實的泥沼中超拔出來,理想主義占據了詩歌的核心。

      在王鳴久的詩歌中,“凈”是他的理想,是他的詩學終端,也是人類的方向和將要達到的終點。他心中的凈地就是:“默者如水,動者如風/歌而慷慨,奮而長行/掌思想之燈,太陽是唯一的指向/——讓世界清潔,讓人美麗/讓靈魂一顆顆透明/這不單是上帝的事情/也是我們自己的事情”。

      這里的凈土就像陶淵明的桃花源,也是亞當和夏娃的伊甸園。為什么要為靈魂和詩歌選擇這樣的圣地作為最后目的地?除了上面詩句中闡釋的理由,也是因為眼前這個“左手物質上升右手精神墜落/左耳民生喧笑右耳民怨叢生/左眼一官暴富右眼千家疾苦/左腳水路通右腳山路不平”以及“有人推山不止擊鼓長鳴/有人沽名釣譽血冷如冰/有人隨波逐流醉生夢死/有人上下求索可望接應”的嚴峻現實。

      因此,王鳴久用距離,用時間和空間的“遠”,來作為至純至美的精神極地和詩歌高地。“遠”隔開了現實,遠離了現實。

      我把詩人這種行為稱之為“返樸”。這里的“樸”代表著我們悠久文化中那些清明的思想和人性中沒被破壞的原生態的真純與美好、圣潔與純粹。

      所以,在他筆下活躍的歷史不僅僅是一種抒情的題材,更代表了他的文化理想。還有那些明顯哲學化了的花非花,鳥非鳥,輕靈地飛翔著的古典化詞語,都表明了他返樸歸真的詩歌主張。“返樸”就是恢復我們傳統中那些具有人類普適性的美德,那些在歷代備受推崇的仁愛廉恥,那些為了保持清白而不惜犧牲生命的高潔的精神,那些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大義凜然和豪邁,還有那久違的血性和骨氣,這是幾千年來我們民族生生不息的營養和血脈。王鳴久也視這些為他的詩歌血脈。這是他的詩歌信仰也是他的價值理念。

      這種“返樸”還體現在懷舊的情調上。都市中一聲久違的雞鳴,使詩人思潮澎湃,熱淚盈眶。他讓現代的我們看到了農業時代人與人,人與動物,人與自然那和諧的情感關系。詩人用詩呼喚這種和諧:“想想,大嬰兒時節,大兒童的家/雞是農業文明的鳥/鵝是農業時代的魚/牛呵羊呵馬呵,是農業社會的馴獸/在老祖父的鞭兒下/長哞短咩,踢踢踏踏……/——轆轤和水井說話兒/鴨兒狗兒喧嘩/我們的母親握一掌小米晶瑩地揚起/一把漢字飄飄灑灑”(《都市聞雞》)這是多么親切多么和諧的人類情感的早晨呵!詩人要回到這記憶的源頭,尋找人之為人的本質。“返樸”,當然不是“返古”,懷舊,更不是“還舊”,詩人所呼喚的是這種和諧的情感模式和生存方式,用它來醫治現代社會人與人、人與自然的疏離、對抗和陌生。

      更多的“返樸”則表現在地理的距離上。在《西藏之門》中,他把西藏之西,裸原之裸,作為精神和詩歌的核心。這地理上又遠又險的高原,也象征了精神高地的遠而險。由于遠而清,由于高而潔,“至高絕險,方顯大生命的浩蕩”。在這讓上帝都暈眩的高地上,藍天空的藍,是絕對的藍,“我舉起食指把這美瓷的穹隆輕輕叩響/這絕對的藍,藍得使我絕望”。和天一樣高而潔的還有“巨大而純粹的銀質雪山/十萬噸潔白堆成夢幻/十萬噸白水晶,十萬簇白雪焰”“十萬叢白瑩瑩冰蘑菇里行走著十萬匹雪牦牛/它們在為上帝運送水罐”。

      這是雪山之巔,也是詩人的精神之巔。它預示了走向精神高地的艱難和遙遠,也預示著追求高潔純凈的精神之旅就是練獄之旅,必須具有古代“逐日”精神的絕決和凜然,也必須有西方“圣徒”那永不打彎的信念,才可有望到達。于是,這“返樸”就有了宗教般的意義,我們的精神就不再蒼茫,我們的腳步也不再迷茫;于是詩歌和人類都找到了路標,詩歌博大的精神氣質和詩人的終極情懷也就凸現在了高處。

      王鳴久的返樸就是:“呼喚人文的覺醒更呼喚人文的清醒”就是:“把人還給人/把世界還給世界”

      需要強調的是,到這里,詩人面對現實苦難時那種憤懣、激烈和焦灼的情緒開始減少。這不是說詩人沒有了對現實的疼痛感,只是較書寫現實的第一層面相比,詩歌的審美逐漸代替了情緒的審美,讓我們看到一個抒情的歌手在吟唱。雖然聲音低沉憂郁,還時不時地劍拔弩張,但他開始有意識地歌唱夢想與花朵。人在理想和美面前,都會變得溫情而敬畏,詩歌也不例外。我把這種詩歌特質,稱為王鳴久詩歌的第二層面。

    境界:生命與詩歌之境合二為一

      以下我要表述的是我理解的王鳴久詩歌的第三境界。

      在王鳴久的詩歌中,有些作品不論是向下扎進現實的泥沼,還是向上尋求超拔和絕然,思和詩都是比翼齊飛的翅膀,思和詩始終并行著。但在這部長詩集里,我看見了大量的思和詩的交融,思和詩不再是兩個獨立的個體,而是互相滲透,合二為一。生命之求與詩歌之境的統一,構成了王鳴久詩歌的大意境。在這些大意境中,思與詩交融成一體,思既是詩,詩也是思。這是王鳴久的詩歌魅力與人格精神的大融合。

      譬如《西藏之門》,十五個章節的小標題,本身就是思想和詩歌融合的體現:幻魚、天懸、凌虛、羊歌、坐水、美殤、嘶風、聽幡、天淖、麥神、朝圣、天路、歸嬰、慈光、沐浴。我想告訴大家,這決不是一個簡單地并列或排列,而是一個精神遞進的過程,一個生命凈化的旅程,一個詩歌涅槃的歷程。這是詩歌在持續升華,也是生命在不斷提升。在這首長詩中,現實與理想更迭,幻象與具象交換,思與詩交媾并融合。在《天懸》中詩人寫道:“纖塵不染,香在高寒/三指雪蓮,是我們永生也達不到的高度/柔腸百轉中我仰天長嘆/有鐘聲如鳥,紛紛揚揚落滿雙肩/鳥說:但忘滄海,除卻巫山/今晚,請你和衣如眠”意境陡峭,絕美脫塵。是物之雪蓮,也是心之超驗;是眼中事實,也是夢的虛幻;是自然的境界,也是生命的境界;詩和思水乳交融,共同構成了詩歌的超凡意境。

      還有《羊歌》:“天上村莊已遠,環顧人跡杳然/哦哦,西藏之西,裸原之裸/哦哦,人比神少,水比冰寒/我像一只孤獨的羊,四處彌漫/忽一縷歌音飛起柔情似線/雪域女兒邊走邊唱衣也翩翩袖也翩翩/高亢之聲像一把明亮藏刀/時而穿過云端時而在指尖旋轉/把我割成水珠粒粒,無法還原/你高原女兒就這樣把我重新領入人煙/從此,我只能熱愛平凡”人心放平了,但詩歌的意境卻聳立起來。這是“我”與雪域女兒通過歌聲串聯成的美麗畫面,一種飄逸的覺悟之美,一種絕塵的平凡之美。誰能說清哪是真實哪是想象,哪是形式哪是內容,哪是思哪是詩?思和詩已經統一在意境的大美之中。

      《蒼茫九歌》中很多詩歌都具有這種特質。在這里,審美的雙重性、多向性使詩歌具有了哲學的意義。像《坐在紙里的燈》,這盞穿越兩千年文化時空的“燈”充滿了象征意義,它既是燈,也是人,更是一種文化宿命;燈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思想的命運。而由燈衍生的善與惡,美與丑,成與敗,盛與衰,還有說不清的種種,更是讓人深深陷進思想的力量和詩歌的魅力之中。而在《高原鳥與一只菊》里,我們看到,那鳥是哲學化的鳥,那菊是人格化的菊,鳥非鳥,菊非菊,鳥亦菊,菊亦鳥。這頗似莊子的夢與蝶,夢亦蝶,蝶亦夢,這種亦真亦幻的境像,使這首長詩具有了多重審美效果,且充滿了現代寓言的意味:“時間樹上一只鳥/天地邊上一朵花/兩個世界,最難的是彼此在眼睛里/種活一句話/......鳥托腮看菊:/這菊分明是一只有香味的鳥/菊翹眸看鳥:/這鳥分明是一朵會飛翔的花”

      到這里,詩人不在因現實的苦難和丑陋而慷慨激昂,也不再用高遠的境地來象征精神的極地,在這里,詩人強調的是詩的哲學意義和審美功能,在這里,詩歌和生命是高度融合的,詩歌的境界就是生命的境界,而且生命的追求和詩歌本體的美是渾然一體的。或者說詩人努力在使生命提高到詩歌的境界、詩歌的高度,詩人也努力在把詩歌的境界,化作詩人的血肉、詩人的呼吸。生命因詩歌而凈化,詩歌因生命而有形,生命詩歌化了,詩歌也有生命了。

      這是詩人人格魅力與詩歌精神的統一,是詩人內在素質和外在自然的結合,是靈魂、自然、詩學和哲學共同完成的詩歌大美。現在我引用《西藏之門》最后一章《沐浴》來進一步說明我的看法。這一章寫“我”風塵滿身后的人性回歸,在人與魚、佛與水,靈與肉的天人合一里,人性完成了最后的洗禮:“打開身體陶罐,穿過十二道/白色火焰;掙破/精神蠶繭,穿過十二層古老絲綿/亦喜亦悲,亦真亦幻/我和魚兒們在亦生亦死中游得姿態翩躚/讓熱淚趴滿周身血管/傾聽靈魂的呢喃/魚說:你是人,你必然污穢/但你知道羞恥,所以你無罪”進而,是祈禱般的語重心長:“三千神鷹,牽動云煙/一匹白馬,縈繞高原/我在地球之巔這扇巨大的投影里/愈去愈遠——/冰川大水,惟有一愿:/請世界把世界看好/最后,自己為自己承擔”詩意無盡,哲意無窮,綿綿延延,令人垂首。

      王鳴久詩歌的第三境界,較第二層面,憤怒和激烈的情緒更是幾乎消彌了,他讓我們陶醉在詩歌的美感和哲學的多重性氤氳之中。美的意境把心境涂抹得一片寧靜和疏朗,詩已經完全回歸到詩的本體,并凸顯出自身的美麗光芒。搖撼我們的是詩歌本身的魅力,而不再是社會意義上的憤怒、呼喊和鞭撻。但這決不是說詩人已經放棄了對現實的關注,對人類的同情,那種具有穿透力的疼痛感依然堆積在詩歌之中,只是這種疼痛不再是四處噴濺的火星,也不再到處蔓延,它在梳理和節制中被深沉了、深化了,被形而上了,也就更加具有人性深度和終極性質了。藝術規律告訴我們,不要讓情緒過分的激烈,太猛烈了就會破壞詩歌的美感,把這種疼痛稀釋在詩歌的“溢洪道”中,讓它在詩歌美感和哲學意味的感召下,一點點將疼痛滲透給讀者,這不但不會減少詩歌的同情心,反而會使這種疼痛具有了美的品質,同時也使詩歌具有了憂傷的美和沉郁的美。

     

      王鳴久就是這樣一個詩人,他用詩歌洞察現實,洞穿現實,也用詩歌洞察自身,洞穿靈魂,并以此讓血液沸騰,讓世界疼痛。我們可以把《蒼茫九歌》看作他個人的心靈史、社會的警世書和人類的懺悔錄。他用思想的尊嚴維護著詩歌的尊嚴,同時也通過對詩歌至真至純的追求,提純著生命的質量。當生命和詩歌真的合二為一的時候,他的詩歌和靈魂將又提升進一個新境界,在那里,蒼茫的世界和內心會變得更加豐富而純凈,淡定而飽滿。

                                           李犁 2006年春節于北京

    《青銅手》內容簡介:本書是遼寧新詩叢書之一,為王鳴久的詩集。主要內容分為九輯,分別是:第一輯,帶血的鐘聲;第二輯,白火焰.北部之水;第三輯,青銅手;第四輯,指端之鳥;第五輯,與你共舞;第六輯,紅草地.藍草地;第七輯,夏季小品;第八輯,藍色祈禱;第九輯,落日與背。

    目錄

    第一輯 帶血的鐘聲


    第二輯 白火焰·北部之水


    第三輯 青銅手


    第四輯 指端之鳥


    第五輯 與你共舞


    第六輯 紅草地·藍草地


    第七輯 夏季小品


    第八輯 藍色祈禱


    第九輯 落日與背影


     

       會員文章:
  • 別拒絕疼痛(3) 
  • [ 782 ] 2010/12/27 21:30:13
  • 別拒絕疼痛(2) 
  • [ 797 ] 2010/12/27 21:27:32
  • 別拒絕疼痛(1) 
  • [ 959 ] 2010/12/27 21:24:35
  • 青花瓷之二(5-9) 
  • [ 1498 ] 2010/2/6 12:15:00
  • 青花瓷之一(1-4) 
  • [ 1340 ] 2010/2/6 12:12:00
  • 誰能幸免于罪 
  • [ 2063 ] 2009/5/13 9:45:00
  • 秋讀 
  • [ 2248 ] 2009/5/11 19:12:00
      共有 7  條記錄 . 當前第 1  頁,共 1  頁       
    轉到  

    詩賦綻芳蕊 今來覓知音
    關于我們  |  走近詩賦  |  入網須知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詩賦網    Copyright 2008-2016   zgshi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08105916號
    詩賦雜志投稿郵箱:sunwulang@163.com
    聯系人:輕盈     QQ:418193847、1969288009、466968777     QQ群號(點擊鏈接)     電話:15609834167     E-mail:sttsty@sina.com
    毛片无遮挡高清免费